江海寄唔生

转坑到布袋戏,不怎么上号慎fo

【金银双秀】百年之痒(下)


背景原剧,时间xjb设定,人物OOC恶搞向

苍赶到琉璃仙境的时候,发现这里正呈现着一种过节的氛围。
几乎素还真所有的墙头哦不好友们,不知为何全部都聚集在了他家里。

“那个,我能找素贤人单独说几句话吗?”苍悄悄地对小狐和小鬼头说。

“现在不行,师尊才刚上场不久。”两位小童乖巧地回答说。

只见人群中心,素还真、屈仕途、慈郎、叶小钗在围着一个桌子打麻将。
旁边站着几圈人,都是等着轮换上场的。

“这,他们大概还要打多久?”苍默默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不知道,自从武林安定下来以后,师尊就一直在牌场上没下来过。”

苍:“……”。

就在这时,牌场上突然出现了骚动。

屈仕途捂着肚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不行了!谁来顶我一会儿,诶...

2018-04-25

【金银双秀】百年之痒(上)


背景原剧,时间xjb设定,人物OOC恶搞向

新一轮恶势力被除后,动荡了百年的苦境总算平静了下来。
各路先天高人们也纷纷退回了原先的居所,各自过着各自修仙的日常。
道真双秀因为道魁的原因,依旧把中阴界作为了暂时归隐的据点。因此昔日的永旭之巅和烟雨斜阳,便只能孤零零地空在那边。

倦收天倒是可以不在乎他的永旭之巅上如今已荒草丛生,但原无乡却是放不下他的烟雨斜阳的。
他惦记着他后院里的那块胡萝卜地,每月都要拉上倦收天一起回去浇肥除草。

然而这个月,双秀计划回苦境的日子到了,原无乡却因为倦收天前一晚的索求无度,第二天在床上爬不起来了。

“那就过两天再回去,不急这一时的……”
倦收天愧疚地坐在床边给自家道侣揉着腰,“等你...

2018-04-25

【意沐】如梦初醒

(这篇很久之前在小号发过,现在转过来)

今夜的月又是一年中难见的圆满。

如墨的夜色徐徐褪去,茅屋顶上现出了一片银色光华,似泛光湖水掠过,随风荡漾人心。

是风动,亦或是心动。

意琦行从塌中恍惚坐起,似有熟悉的脚步声翩然而至,空气中隐约流转着故人气息。

杖击尘土,忽远忽近。

“今晚的月光入髓清凉,公子可否已沉醉其中?”

悦耳的声音在窗外响起。
窗外月下,那人如玉的面庞上浮现如往日一般的浅笑盈盈。

“沐…灵山?”
好像忘了什么,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好像一切都不太真实,好像坠落进了一个梦境。

而窗外的人依旧在笑。
那笑容和昔日很像,却又似乎换了一副模样。
像是朦朦胧胧笼了层纱,或是氤氤氲氲入了幅画。

“怎么?不是说过,见到了我的顶...

2018-04-24

【金银双秀】中秋


正值中秋佳节,南宗学堂贴心地给全体弟子放了假。

莫寻踪父母早亡,是银骠当家这个师尊又当爹又当娘地把他给抚养大的。而银骠当家常年一人独居于烟雨斜阳,平日里也鲜与元宗六象这边的人有来往,也就是说,如果莫寻踪不回去,他师尊就只能一个人过中秋了。

然而中秋节当晚,莫寻踪却真回去晚了。
都怪南宗学堂回烟雨斜阳的这条路上的风光太过旖旎,都怪这民间街头巷尾过节的氛围过于热闹,都怪那村头唱小曲姑娘的嗓音过分婉转……等莫寻踪察觉天色,懊恼不已地赶回家时,烟雨斜阳的灯却都已经灭光了。
师尊的屋门紧闭着,黑漆漆地连零星烛火都没有透出来。

师尊他,一定生气了吧……莫寻踪忐忑不安地站在院子里挠了挠头。
虽然师尊给人感觉是一副仙风道...

2018-04-23

【全职全员向】从前有座荣耀山

从前有座荣耀山,山下有座蓝雨庙。


蓝雨庙的住持,是个抽烟喝酒烫头的花和尚。


花和尚名叫魏琛,他不谙佛法不念经,整天抱着一堆武功秘籍,志在修上乘武功,打败叶秋,成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

荣耀山的山顶,有一座嘉世宫,那里就是每年举行武林大会的地方。


魏琛每天在山下掰着手指,直到距离武林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他背上了破褡裢,告别了庙里的一众小沙弥,踏上了前往嘉世宫的山路。


一日,经过一座小树林时,魏琛遇到了一个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一个满头黄毛的小山贼挡在了他面前。


“小子”,魏琛上下打量了一番小山贼:“钱老衲没有,武功...

2017-10-24

【周叶】探案高手

13    前文走tag


“姓名?”

“……叶修。”

“性别?”

“你丫——”叶修翻了孙翔一个白眼,“你觉得呢?”

“我这是正常工作流程——”孙翔把声音拖的老长,“你不会不知道吧?”

孙翔此刻内心一阵MMP,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处在了一部老套的侦探剧里,一本正经地扮演着一个酱油角色。而让他又气又敬的叶修,才是本片的唯一男主角。

“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大雪天的在河边瞎晃悠什么?”

他的不满情绪已经波及到了周泽楷,“瞎晃悠也就算了,怎么哪有命案你们就往哪儿跑?”

“我申明,这可不是我的问题,”叶修双手举过头顶,“本人和岛国那个磕药长不大的小屁孩可没任何关系……”

“……”。

孙翔看着叶修...

2017-10-14

【周叶】探案高手

12

回忆如藏于棉花中的针眼,虽不出来刺人,但摸到了也会扎手。
叶修有想过把过去拧成一个纸团,一把火烧成灰烬以后,和故人一起葬于南山的一抔黄土之下。

可纸团的所有人却并非他一个。
即使他想不起来了,多年以后,还是会有人千里迢迢地从远方的故地赶过来提醒他。

可周泽楷的话也从未说满过。
甚至连性格明显不够稳重的孙翔,至今也在尽心尽力扮演着一个人民警察的身份。
这两个人看似寻常,背地里却又不知在如何动作着。

而周泽楷——最让叶修想不明白的就是周泽楷了。
他给他的感觉是暖的,可他却偏偏来自于黑暗。

李昊被孙翔挡在身后,他捂着肚子,小腹左侧在不断流血。
拿着菜刀的李太太被几个警员抓着,黑色的头发丝丝缕缕地黏在她灰白的脸上,她...

2017-10-03

【周叶】探案高手

11

整座墓园都被大雪染成了耀眼的白色。
而叶修的外套颜色使他老远看上去和一座座黑色的墓碑看起来不无一二,只是他是行走着的,是白色世界里唯一运动着的黑点。
孙翔的心思霎时间从李康康的案子里拔了出来,他看到周泽楷的视线始终落在愈走愈远的叶修身上,带着点灼热以及不可言说的复杂情感。
这种眼神孙翔记得的,是相似于全家福里李昊看他继母的那种表情,因为禁忌,目光里压抑着深情。

“周队、你……”如今恰好叶修不在,孙翔觉得有必要趁这个机会和周泽楷好好聊一聊了。

周泽楷的手稍稍举了一下,他的目光始终与移动的黑点同行,声音落在雪地上有几分清薄:“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说完,他的眼角微不可微地垂了下...

2017-10-01

【周叶】探案高手

10

叶修戴着茶色的防护镜,托举射击枪的动作熟练而又标准。周泽楷站在一旁看着他,好看的眼睛微微眯成了两条细缝。

深冬的早晨,全世界都还瑟缩地躲在温暖室内的时候,叶修却在大清早,叫上周泽楷一起来到了侦探事务所附近的一家射击场里。
他美名其曰是来放松心情的,可现在他端着枪射击的严肃表情,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正在执行任务的特工战士。

空旷的射击场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周泽楷有伤在身,打了石膏的那条手臂颇为怨念地悬挂在身前,另一只手则插在风衣口袋里,手指似是有心事般搅动个不停。

十发子弹打完之后,叶修欣赏着靶心密密麻麻挨在一起的十个弹孔,满意地把长枪扛在了肩头。
他把护目镜推到额头以上,转过身来得意地冲着周泽楷笑了笑...

2017-09-27

【周叶】探案高手


09(本章为回忆杀)

2007年冬天,美国弗吉尼亚匡蒂科基地。
监控室里,斯文儒雅的亚裔男子把手枪利落地推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然后缓缓举起了双手。

“Dr.Zhou,得罪了。”举着伯莱塔的美国军官遗憾地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等到叶修和苏沐秋急匆匆地赶到监控室时,FBI的人已经离开,Dr·Zhou捂着伤口躺在血泊里,气息十分微弱。

“Why?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少年们把虚弱的中年男人从地上扶起来,而男人却摆了摆手,让他们不要这么激动。

“我早知道……会有这样一个结果,”Dr·Zhou把一口血啐在了地上,“从上面成立0529小组……让我们去打击Erebus的那天开始...

2017-09-25
1 / 2

© 江海寄唔生 | Powered by LOFTER